康复医护人员“组团”献血浆 武汉四院“别样”疫情抗击“战术”-背水一战的主人公

康复医护人员“组团”献血浆 武汉四院“别样”疫情抗击“战术” 时间:2020年02月29日 16:16:39

康复医护人员“组团”献血浆 武汉四院“别样”疫情抗击“战术”

“群里面都是热血之人!”2月28日,武汉市第四医院杨莉、安坤龙、江金宇这三位工作人员的献血照片一发到“covid-19献血群”,群里再次热闹了起来。  “covid-19献血群”是什么群?原来,这是26位武汉市第四医院职工自发组建的一个微信群,里面全是已经捐献过恢复期血浆的,和打算隔离结束后捐献血浆的新冠肺炎康复者:“我们经历了,战胜了病毒,希望帮助人更多患者脱离危险!”最近,武汉血液中心成分献血科的陈涵薇主任也被邀请入群,为大家牵头联络。  “从一个病房到一个病区,后来医院感染的医护都加了进来。”武汉市第四医院宣传科陈梦圆告诉记者,作为群员之一,她也是一位新冠肺炎康复者,她在2月24日捐献了血浆。“群里面大家都很激动,觉得能痊愈就是死里逃生,希望能够帮到很多危重的病人!”  杨莉、安坤龙、江金宇都是武汉市第四医院“covid-19献血群”的成员,刚刚过了隔离期的他们,碰巧被安排到同一天在武汉血液中心进行恢复期血浆捐献。  “我也算是在鬼门关走了一趟,现在就是想能帮一点就是一点。” 安坤龙是武汉市第四医院手术室的一名90后男护士,“1月31日是我症状最严重的一天,胸闷高烧,呼吸困难,全身寒战,我都差点准备和妻子交代后事了。”幸运的是,安坤龙咬牙挺了过来:“想着我的孩子才几个月呢,我要坚持!”  杨莉在武汉第四医院医保办公室工作,熬过了艰难的住院治疗阶段的她,第一时间报名参与血浆捐献:“武汉金银潭医院张定宇院长的夫人程琳,跟我一个科室,她2月18日去献的血浆,了解情况后,我也决定过了间隔期就来献血。”  “我的血管比较细,多亏护士特别细心,很顺利地就打进去了!”第一次献血的江金宇今年25岁,是武汉市四医院西院区呼吸内科的一名护士,捐献过程中血液中心同行们的细心与热情,让她格外感动。  武汉第四医院医务人员“组团”献血浆,并不是第一次。2月18日,“covid-19献血群”群员周敏、许德龙、孔岳锋也意外相遇在武汉血液中心。“捐献血浆对我们身体没什么影响,却可以帮助到更多患者,功德无量!” 武汉第四医院骨科医生周敏告诉记者,血浆捐献过去了十天,他的身体没有不适反应。截止目前,武汉市第四医院已有10名职工参与恢复期血浆捐献。  “期待更多新冠肺炎康复者援手救人!” 武汉血液中心相关负责人呼吁。近日,武汉开设的新冠肺炎康复者恢复期血浆捐献地点新增至6处,并全部公布联系电话,方便捐献者咨询、预约与捐献。  什么是恢复期血浆疗法?  国家卫健委办公厅、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办公室联合印发《关于印发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(试行第五版修正版)的通知》,明确提出对重症、危重症患者的治疗可采用恢复期血浆治疗。  人体感染病毒或细菌等病原体后,人体的免疫系统就会产生相应的物质来抵抗这些病原体,这就是我们大家熟悉的抗体。经历细菌或病毒性感染而幸存的患者,体内可产生较高滴度的特异性抗体。恢复期血浆治疗就是采集恢复期患者的血液,经过分离处理后,将富含中和抗体的血浆输注给其他患者的治疗方法,属于被动免疫治疗的一种。  恢复期血浆疗法用于传染病的治疗已经有一百多年的历史。近二十年来,这一经典疗法又被用于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(SARS)、H1N1、H5N1、H7N9禽流感、中东呼吸综合征(MERS) 等新发突发传染病,取得了一定的疗效。当缺乏有效的特异性抗病原体药物时,尤其是新发传染病暴发流行时,恢复期血浆疗法可能是抢救危重症患者的唯一选择。  谁可以捐献?  满足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治疗方案(试行第六版)》“解除隔离和出院标准”,出院时间>14天、且14天内无发热或其他病史,无危险暴露史和密切接触史,年龄在18-55周岁,无经血传播疾病,无其他基础性疾病,经临床医师评估可以捐献血浆。

康复医护人员“组团”献血浆 武汉四院“别样”疫情抗击“战术”

原标题:康复医护人员“组团”献血浆 武汉四院“别样”疫情抗击“战术”

个人专栏

合作专栏

评测

回到顶部
灭绝动物|中国真实灵异事件|乾隆皇帝的儿子|最漂亮的av女星|诸葛亮之墓|俄罗斯赤塔僵尸事件|俄罗斯赤塔僵尸事件|安禄山与杨贵妃|中国真实灵异事件|西晋第一个皇帝|越南乳瓜|安禄山与杨贵妃|安禄山与杨贵妃